酒煮东风。

在基三坑里一去不返。电五风雨同舟一只小白喵姐。求亲友求师父求土豪扩列xxx

弃号。

坑太多于是……不负责任地打算弃号了。
小号也玩了有一段时间了
ID开不动车颓废不止的渡前

【忘羡】旋转木马

宛若一条咸鱼: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x
讲真不是很会写。
另外心疼了江•自戳双目•澄
嘿嘿嘿祝食用愉快。w
现代.游乐园.
=
“蓝湛,我们去玩旋转木马!”
蓝忘机一愣,还是道点头应了声好。
魏无羡牵着他的手就走去排队。
“妈的死给!明明是我买的票你们却抛下我玩的这么欢!”跟在后面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江澄不满地嘀咕道,“呸!谁要跟两个死给走一起!还玩旋转木马那么智障的游戏!”他嘴上说着,脚步却不慢,走到了围绕着旋转木马的人的外围等着那俩人下来。
耳边响起一首耳熟能详的儿童歌曲,知道要开始了,魏无羡赶紧端正了坐姿,跟着屁股下的驴一晃一晃的,他偏过头去看蓝忘机,蓝忘机在看夜空中一簇簇绽开的烟火。
“嘿,蓝湛,看我看...

【晓薛晓】镇符

宛若一条咸鱼:

不行我忍不住给洋洋洗白啊哪怕是一点xxx
微原著向,有bug请指出。
大概又有ooc。
脑洞要开挡都挡不住。
食用愉快/比哈特
=
世人都说,这薛洋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但偏偏是这个他们口中十恶不赦的之人,在深藏地下几十里的前人古墓中以自己的血肉之躯镇压住了至阴极邪的阴虎符。
每当街头巷尾人们谈起这二字,无不厌恶地蹙起眉头或直接恶语而出,但每人却心知肚明,没有这个人控制住阴虎符,或许世间早已是邪崇遍布横行欺人,混乱不堪。
而被他屠门的常家在他入墓后不就流传出当年各种欺压虐待孩童无故鞭打残害百姓的无理之事,简直惨无人道。
这么一来,常式被屠门似乎并非难以谅解了。但血洗宋道长的道观一事,却是...

【伪明唐明】师父我帅不帅

#百合向
篇幅短小精悍。
打雷断网的我坚持不写作业于是憋出了这么个鬼。
小学生文笔
食用愉快/比哈特
=
唐钦玩剑网三随性得很。
一个人在剑网三里摸爬滚打到95级,好友列表里空空如也,倒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打算找亲友,加帮会,入阵营。
作为一个pve炮姐,她却丝毫不介意和那些手痒的pvp们打上一架,而胜多败少。
这天做完唐门日常,闲着无聊神行去黑戈壁清一清还没做的任务,就看到边上一个91级的喵姐,全身都是做任务打出来的装备,略可怜。玩心一起,她戳了过去。
你悄悄地对归心不似箭说:喵姐,看我看我
归心不似箭悄悄的说:欸
你悄悄地对归心不似箭说:是第一次玩吗?
归心不似箭悄悄的说:是的
你悄悄地对归心不似箭说:嘿嘿嘿,需...

【风童】【剑网三】我还在这里 小段。

没错我就是个题废。
一言不合就开坑系列x
百里登风×单雨童
这对竟然没!!!粮!!!!科科我自己产。
是真的不科学还是我萌点太奇怪了……
基三背景
为你们讲述了一个闷骚帅气的军爷和一个高冷略傲娇的炮哥如何做(xiu)日(en)常(ai)的故事。
ooc到天际——
惯例小学生文笔。
有bug请指出,因为我基三玩了还不是很久来着,况且万年中立x
=
1.
这两天出了三件大事。
一是电五风雨大姨妈浩气pvp最强帮会帮主过雨急风给他的死对头也就是恶人pvp最强帮会的帮主惊天寒在马嵬驿炸了个真橙。
二是过雨急风单方面向惊天寒示好,惊天寒抵死不从——“首先,你我阵营不同。”“其次,你我性别都为男。”“最后,我性取向很正常...

王队生日那天随手写的……
结果忘了放上来。?!
……被自己蠢哭。

[丐琴][百合向]未曾相知 02[一小段。]

咳半夜睡不着爬起来写了一点。
昨天重下剑网三下了九个多小时我什么都不想说。
另外,,,有丐姐给撩吗。?!!!!!!
这儿玩明教万花和长歌,初心藏剑但是我觉得炮姐丐姐都很帅。?

“你!”萧辞镜一向平淡的神色终于有了些波动,白皙的脸颊似是沾染上了暮里日光,微微泛红。
“无赖!”她转过身去,将桃枝往桌上一放,再不看方行。
“诶诶诶,辞镜别生气啊,”方行见状自窗框上一跃而下,三两步追上她,“我知道也许这很突然,因为我原本也完全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才跟你认识这么短的时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
“方姑娘请不必再开玩笑了。”萧辞镜说道。
方行伸手抓住她两边肩膀,扳过她的身子让她看着自己,“这不是玩笑。”她又似之前那...

[丐琴][百合向]未曾相知 01

#有bug欢迎指出
#(本体是个喵教的默。)
#好像剧情进展比较快。小学生文笔。

萧辞镜站在山巅,风轻扬起衣袂,几缕发丝划过她清冷而精致的眉眼。
当年霍乱在世,一位长歌门弟子在云游时从歹人手中将她救下,却来不及从他们的刀下救出她的父母。
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在那以后,她便在长歌门长大。那儿有她的朋友,有她的师父,有她放不下的人。长歌门,就是她的家。
萧辞镜取下背上的琴,单手扶着,另一手手指在琴弦上飞快地拨动,窸窣的竹叶应声落下,似是无章,却片片锋利如刀刃,划过山下山匪的颈间,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琴声骤顿,却未停。
萧辞镜拔出藏在琴中的剑,反手一挡。
只闻清脆的一声响——
短兵相接。
曲子收尾,她抱琴转身,目光凛然...

[丐琴][百合向]未曾相知 有关。

又是个新开的脑洞。?占tag抱歉。
话说丐琴tag好冷啊,得多暖暖。
玩琴娘,本来在做任务,然而小怪一个都没得了,等了好久都刷不出来,闲着无聊就邀了边上一个丐姐组队,她同意了,然后,二话不说来了个双人轻功带我飞。?突然被抓着飞的我一脸懵逼。我只觉得这只丐姐深深爱上了双人轻功。闲着没事就带我飞一飞。
然而——
早就听闻gay帮双人轻功流弊。
我做好了被摔死的准备。
于是成功避过三次死亡。
但。
有毛用啊我还是死了两次。
sad。

存梗。

奇怪的脑洞什么的。杂。乱。
*
刽子手×命犯

我这一生只爱了他一个人。
上苍不曾给予我更多的时间,

他也不曾。

*
写手×coser

“媳妇儿,我卡肉了。”
“……然后?”
“我想操你。”

*
师兄弟

“师兄可还记得下山前允我的话?”
“……”
“师兄曾说,待我足以挽出十二式的剑花,你便踏雪而归,带我走出这空山去青州城。”

“师兄,如今青州覆灭,你可还在?”

——空山的雪景,我怕是再也无缘看见了。

————————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

1 / 2

© 酒煮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